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我曾俯身亲吻过红色的铁十字勋章,黑鹫旗帜猎猎作响,德意志人民的血液里流动着我的信仰。我死去的时候还很年轻,但我自诩这一生也算是不同凡响。时至今日,说什么都已经太迟。可我还是想和他说句抱歉。那时我的确太年轻了,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。我曾踩着他的心脏用泠泠的剑尖对着他,心里想着的是如何收复德意志。

我希望等到千千万万蝴蝶振翅而飞,等到千千万万波涛涌上海岸*,等到千千万万个年月碾过我们的时候,我们只是渺小的人类,没有漫长的光阴岁月,会随着时光而老去。我无法再爱你足有247年的光景,但基尔伯特会像他一样爱你直到死亡。


*原句出自《野梦》 @心灵基汤
这里的授权还没有要到,冒昧先发出来了。侵删,先行致歉〔鞠躬〕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