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忽然觉得军人设定很带感。
一个片段而已ovo

——————

鸣人轻易擒住他双手,反剪到背后,跨坐在他纤细的腰肢上,单膝顶入他双腿之间,伏到他耳畔去,轻飘飘地呵气。

他戏谑地说,“小少爷,我拿枪杀人的时候,你的甜品恐怕还没吃够呢。”

佐助侧过半边面来,那只目黑如永夜,隐隐透出些讥讽的冷意。他冷笑着,“压迫一个新人,让你很有成就感?”

鸣人勾唇一笑,“是啊,怎么样?”

少年骄傲的骨架绷紧了,冷寂的眼睛里包含着火红的蝶与凌厉的风。

佐助轻飘飘地瞥一眼他,“不要脸。”

鸣人分毫不恼,轻佻地拍拍他柔软的脸颊,声调里包含着几分笑意,“小混蛋。”

“对长官,要用敬称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