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柱斑】爱情和其他魔鬼 01


#有轻微性描写。

#年上、魔x天使。


1.

战火忽起。

沉沉的曼陀罗,铺就十里软红,妖异的,开在沉着森森白骨的沙土之上。

柱间振开暗沉的骨翼,默然地立于顶塔之端,睥睨着鲜血与厮杀,悲鸣与绝望。

乱世。

凛冽而冷彻的风和雨,似是为了洗去这兵戈马乱所留下的殷殷烙记而来。

他纹丝未动,周身凝起一层无形隔膜,雨声的潇潇在耳边回响,却不沾分毫。

一切的嘶鸣都停歇了,一切的杀戮都停歇了。忽的,一线白至那庸庸死尸之间掠起,舒开苍白的羽翼,只略略一振,便落下了星点的光羽。

柱间定定地望着他。似是感到了这视线,他侧过脸来,浅浅地一瞥。那是副尚还稚嫩的少年脸庞,眉间笼着少年人的鲜衣怒马,那双黑如永夜的瞳仁,在雨下添了分寒冷的雾气。

仅这么微渺的一眼,就有如恶鬼枯骨,扼住了他的咽喉。爱情,遮遮掩掩,轰轰烈烈,百转千回。一霎间,柱间就知道,这人便是他一辈子的劫难。只消一笑一眼,一指一弄,就能让他的灵魂在天堂与地狱间沉浮,求生不得、要死不能。

他爱他,就像命中注定一般理所当然。

雨势愈大。少年向他飞来,轻巧柔软的,像个美丽的梦境。柱间一瞬间有些局促,少年却径直停驻在他骨翼下,收起了自己的翅膀。

他说:“你是魔吧?”

他说:“抱歉,能借我躲一下雨吗?”

柱间的灵魂都在颤抖。他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平静,“你叫什么?”

少年坐了下来,露出一截苍白的小腿轻轻晃动,“斑。你呢?”

柱间随之坐下,宽长的骨翼撑在他们头顶,“柱间。”

“柱间?”斑念了一遍。少年并不知这名字后的锋芒,没有再多的过问,安静地凝望起灰暗冷寂的天空。

柱间微笑颔首,心如起巨浪,被翻涌而过之处,都泛起沁凉的酥痒。这忽如其来的爱意汹涌且来势滔滔,将他溺死在名为斑的罅隙之间。

“斑,为什么会参加人类的战争?”他问。

斑漫不经心地答,“为了变强。”

他低头一望那溶溶血水和惨死亡灵,“我所在的地方,太和平安宁了,族人也是。如果像这样的战争忽然来临,我们的命运唯有灭亡。”

骄傲而美丽。

柱间压下想要亲吻他的冲动,“那么,要不要跟我走?”

“什么?”斑一怔。

柱间沉柔地说:“我是魔。我所生活的那里,无时无刻都存在着鲜血和死亡。去到那里,你会变强,我保证。”

“——并且,我会保护你。绝对不会让死亡的可能性,在你身上存在。”

斑思虑片刻,“我跟你走。”

未等柱间浮现出欣喜的神色,斑站起来,展开的羽翼圣洁且不容玷污,如一个高傲的王,“但,我不需要你的庇护。我会自己变强,强到——”

“强到世人都仅能仰望的地步。”

雨也停歇了。

柱间静默地注视着他,喉口在发烫,心脏在发烫,灵魂在发烫。


我的荣耀属于你,我的虔诚属于你,我的爱属于你。你最惨烈凄绝的剑锋,正指我心口。若你愿意,你随时可以置我于死地。

而我将心脏献予你。

>>>

TBC.

评论(3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