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鸣佐】十七

*赶个73末班车,超级短xxx
*BGM《17》

街市灯火阑珊,烛火遍燃,一个少年脸上搭着副狐狸面具,坐在棵偏僻的樱花树上,头枕在双臂之间。

待到那已很熟悉的喊叫响起,佐助便从善如流地翻身下去,拿那副面具把自己的脸遮得严实,“今天,去哪里?”

“佐助跟我来就知道啦。”鸣人笑嘻嘻的,拉着他的手便往前跑。

佐助不说话,在面具下勾出一个笑。

他们来到了祭典的中心。

鸣人买了串糖葫芦,自己咬下一颗,然后又往佐助嘴里送。佐助迟疑地含化那甜腻的糖衣,餍足地眯眼,“好甜。”

鸣人得意地笑,“还有很多好吃的呢。”

于是他牵着佐助的手,一路慢慢地走。夏日祭向来热闹,街边的小摊琳琅满目。佐助小小地惊叹着,一边不由将鸣人的手握得不能再紧。

鸣人悄悄地也握紧了手,然后抬头看看天色,“时间差不多啦。”

他眨眨眼,“佐助,我们去个地方吧。”

佐助任他拉着走,半边面具往上一托,露出小半边脸来。他安静地咬着糖画,时而侧目瞥一眼鸣人,眼睛一眨一眨,满目的惊艳和欢喜。

“Naruto.”他轻声叫他。

鸣人转过头,“嗯?佐助,怎么啦?”

这时佐助又摇摇头,沉默下去。鸣人也不多问,嘻嘻地一笑,又转过头去,安静地走着了。

不多时,鸣人停下了脚步,回头对他笑,“佐助,到了哦。”

佐助一怔。他抬起头,绚烂的烟火在他眼前绽开了。明月的华光也遮不住这事物的光彩,它张扬且夺目地绽成花状,亮晶晶的,发着光。

他定定地看着,眼睛里盛满了一整片的星光,“就像鸣人一样啊。”他暗想。

“以后,我们再一起来看烟火吧。”鸣人说。

“……”佐助惊异地看他一眼,沉默不语。

他想立刻答应他。但他只要想到那副面具背后所承载的是什么,就足以让所有的燎燎星火都熄灭。鸣人的光,能照亮他吗?

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他以为他已经不会回答的时候,佐助轻轻拥抱住了他,温软地吐息。

“好。一言为定。”

就让他任性一次吧。他想啊,这个人的温暖,足够抵去所有的黑暗了。

鸣人感到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。他隔着面具,小心翼翼地用脸贴住面具的侧边。

他小声抱怨,“好凉。”

“那就放开。”

这时鸣人狡黠地一笑,悄无声息地解开了面具绳带。

面具脱落了。

在那副狐狸面具之后,是一张端丽的少年面庞,和一双世人传颂为禁忌的,猩红的目。

_Fin.

>>>

没有写完,没有写完。

以后,看看能不能把结局补上去qwq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