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鸣佐】十五年魂灵

漩涡鸣人睡得恍恍惚惚,一片迷蒙的白色中,年幼的宇智波佐助蜷缩成小小一团,一声不吭地掉眼泪。

他心疼,可又无能为力。他没法说话,也碰不到那个孩子。于是他只能看着他哭,然后化为碎片消散。

漩涡鸣人惊醒了。

>>>

漩涡鸣人今年四十岁,风采依旧,不减当年。那无上的荣光为木叶的七代火影添了许多传奇色彩,强大耀眼到如同神明。

只有漩涡鸣人自己知道,他心底有个疮疤,丑陋的狰狞的,抹不去消不掉,牢牢印在他心口上,好叫他这辈子都不要忘记——

漩涡鸣人躺在以前常常独自练功的草地上,眯着眼有些犯困。自当了火影以来,他好久没这么闲适过了。从前那些热血夺目的岁月,也都好似轻飘飘的一场梦境了。

他叹口气,伸出手五指齐齐张开,正对准那艳艳的太阳。他猛的一收掌,像是想要抓住什么那样,可张开手,掌心却是空荡荡的一片。

这样的日子不免叫他有些惶恐起来。他已经四十岁了,不是十四岁吵吵闹闹无忧无惧的年纪,也不是二十四岁年轻张扬灿烂辉煌的时候了。

他迫切地想要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,好让他找回几分年轻时的那种热血来。可每每当他开了那九尾模式,却寻不到那唯一能与他匹敌的须佐时,又会有一阵更深的无力感涌上胸腔。

从前那些年少轻狂、刀锋之沿的日子,变作如今的柔丝丝软绵绵,波澜不惊死水一潭,哪有半分当初彼此争斗的惊狂。

可是啊。

漩涡鸣人止不住地又叹口气。

他也该习惯了。

>>>

漩涡鸣人原本是沿着回家的路在走,不知怎的便拐到了宇智波家的旧宅来。

这里封了许多年,却还是留在这里。这也算是那个名为宇智波的氏族在这木叶留下的唯一一点痕迹了。

漩涡鸣人定定地往里看,过了一会他收回目光,突然觉得嘴里发涩,那点苦味从舌尖窜进了心口。

他再瞥一眼,这时他看见了一个黑发黑眼的孩子,恰就站在他的斜前方,同他一样,一动不动地看着这陈旧的宅子。

他沉静的,不说话,就这么静静地看。漩涡鸣人看着他,心底有个名字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。

他看他,大约过了十亿年吧,孩子侧过脸,用哀伤的目光看漩涡鸣人身旁的团扇标志。

于是他看到那个孩子的脸了。虽只是一边雪色,但他知道是他,绝不会认错。

漩涡鸣人终是轻轻地喃出声了。他说:

“Sasuke.”

>>>

漩涡鸣人突然就开始发烧。

医疗忍者来看过,说只是低烧,不碍事。可漩涡鸣人偏偏昏了一夜都未起,时而发出些模糊的梦呓,眉心皱得紧,像在做噩梦。

日向雏田就这么守着照顾了他一夜,博人也凑过来,轻声问:“爸爸受伤了吗?”

日向雏田温柔地微笑:“没有哦。爸爸只是生病了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博人显得有些惊讶,“他也会生病吗?”

他那个温和强大,一生轰轰烈烈骄傲耀眼,太阳般的父亲?

“爸爸也只是普通人啊。”日向雏田抚着他的额角,那双白眼温柔地凝视着博人。她记起很多个岁月长流以前,她的丈夫曾经为过一个男人过呼吸,为过一个男人声嘶力竭歇斯底里。可她永远不会对博人说,因为那个人的名字都已经成为了一个禁忌。

这时漩涡鸣人缓缓睁开眼。此时他眼前还是一片朦胧,什么也看不太清,只看得见一个隐约的轮廓。

他看见博人灿烂的金发。博人开始长大了,越来越像他年少的时候。金发蓝眼,神采飞扬,能够吸引去每一个人的目光。

漩涡鸣人看着他,好像是看着他自己。金灿灿、亮晶晶的个体,像是在发光。他看了一会,想啊,这到底不是他。他那时,比这还要瘦一些、矮一些,也不该是这么副样子——他那时候,还在追着佐助到处跑呢。

于是他记起来了。佐助呀,可他看不见他。他又扫一圈,还是没看见。他陡然惊起,额头上的湿巾掉下来。

他往博人身旁一看,一个端丽的少年人站在那里,一句话也不说,见他目光投过来了,轻哼一声然后转过头去,却是耳尖通红。

漩涡鸣人不由轻笑,他注视着那一片虚无,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,无奈地、纵容地说:

“Sasuke.”

>>>

漩涡鸣人的生命里有过无数个宇智波佐助。无论是从前张扬轻狂、清冷如霜雪的少年,还是那个沉稳内敛、温柔似晨光的男人,漩涡鸣人都爱得撕心裂肺。

再然后便是一片虚无了。

那年宇智波佐助二十五岁。

如今漩涡鸣人四十岁。

恰是十五年光阴。

>>>

他看到他了。

他脚下是无止境的曼珠沙华。漩涡鸣人走在这片花海之中,他往前走,一步、一步、一步。他走得太慢了,像是怕惊扰到他。可他又怕这人太快消失不见,于是他又跑起来,赤着足踝,悄无声息。

在那一刻,日沉于东,月升于西,波涛翻涌进海底三万里,鲜花枯败又盛开。

宇智波佐助微笑着,眸色轻柔沉稳。这是双被岁月浇去了热血的眼睛,这是个被光阴磨去了棱角的少年。可他微笑着,极轻极缓地开口了,“鸣人。”

他叫他名字,一字一句,念得极轻极缓,好像是把那三个音节含在舌尖,细细地、缱绻地念出来。

漩涡鸣人看他,黑发黑眼,左手断臂,容姿艳丽,美丽到——美丽到像是个早已不复存在的魂灵。他睁着一片黑,叫漩涡鸣人觉得头晕目眩。

漩涡鸣人再跨不出一步了。他看他,好像越过了无数个世纪,才来到他的面前,堪堪瞥见他袖口的一线白。在那刻星光璀璨,血液再次流动,火影、木叶,都不能够让他放弃去拥抱他的念头。绵腻的爱语从喉口到舌尖,炽热的,仿佛十五年前血衫潋滟的这人吻上了他的颈子。他杀人无须他手上那柄剑,只须他一个轻飘飘的吻,就足以让漩涡鸣人在天堂地狱徘徊上千百遍。

千言万语,柔肠百转。

凛冽的风带起他的火影袍,乘着风,飘得极远。四十岁的漩涡鸣人对着那一抹幻象,轻轻地、胆怯地、小心翼翼地说道:

“Sasuke.”

>>>

四十岁的漩涡鸣人,享尽赞誉荣耀,却偏再没一个宇智波佐助与之并肩。他说不清如今他到底是幸福还是孤独,只有一点他心知肚明。

他忘不掉宇智波佐助,从始至终。

_Fin.

评论(2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