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骸云】针锋 01

※架空设定,江户时代。

露水的湿意黏腻地融进空气里,吐息间皆是温软的春意。

云雀恭弥赤着足踝信步走至庭院,在回廊的阶梯上坐下。一瓣樱花飘落到他的发间,他幽幽拈下,待到一缕风拂过来,他便松手,任它随风而去了。

草壁掐着点送来玄米茶和茶点,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“恭先生。”

云雀恭弥困倦地打个呵欠,缓缓将茶盏凑到唇边,没有应答。

草壁早习惯了这人一副淡如秋水的样子,接着道:“昨夜晚间的时候,六道骸被我们虏获了。”

云雀恭弥饶有兴致地侧眸,眼角的飞红像只翩跹的蝶般扬起,“他在哪?”

“监牢。”草壁一面回答,一面小心翼翼地看云雀恭弥神色。却见那男人从喉口闷出几声笑意,然后撑起身来,抬步便走。

云雀恭弥拐进最深的牢房,轻巧地走进去,湿冷的干草堆发出沙沙声响。

牢房里锁着一个男人,被定在十字架上,双手都被铐住了,嘴角的血滑落至颈间,没入领口。

来人的响动惊扰了他,他稍稍睁开眼,然后黏腻暧昧地笑:“好久不见呀,云雀。”

“是啊。”云雀恭弥冷笑,袖中的浮萍拐露出半截,顶着他的小腹缓缓磨碾。他本来就带着伤,这样一来直疼得他脸色苍白。

他流着冷汗,血浸透了黑色里衣,在靛色的外衫上留下点点深色。他却满不在乎地笑开:“怎么?在生气吗?”

浮萍拐顶得更深,好像是要戳进他的血肉里去,去撞碎那森森白骨。云雀恭弥半眯着眼,凑在他的耳畔去,温软地吐息,“不想它戳烂你的肚子,就闭嘴。”

他笑得更欢。这人一面笑,一面又疼得眼角泛泪。云雀恭弥收回拐,扼住他下颚:“你想死?”

六道骸向来虚与委蛇假意周旋,一句话拐着三个弯说。可偏偏在云雀恭弥面前,他就从成年人退化成了幼稚的小鬼,字字句句都像是淬着毒。他呵出口白雾,轻飘飘地散在云雀恭弥脸侧,“我当然想死,最好是…和你一起。黄泉路上一个人,未免太过孤寂,总要找个人作伴才好。”

云雀恭弥冷笑一声,“想要我陪你死,也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。”言罢,他敛眸看一眼六道骸的血衫,话里透出几分讥讽嘲意:“如今,你才是将死之人啊。”

“不,”他促狭地笑,猩红右眼里的六字纹路艳丽至极,“你不会让我死。”

云雀恭弥定定地看他。半晌,他揪住六道骸的领口微微倾身,“是啊,我不会让你死。”

“你的死因,只能是我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