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芥太】不可说

※我宰生日快乐!!
※终于把生贺肛出来了qvqqqqqq

00

芥川龙之介说,

“——”

01

他做过一个梦。

梦里太宰治眼角一抹绯红,鸦发鸦眼,可又黑得没那么纯粹,依稀透出些隐约的琥珀色光彩来,流转了一圈盈盈水波,那纤长卷翘的睫羽好似一只栖息的蝶,敛下来掩去半眸,幽幽的,美丽得像个童话故事里唱着歌魅惑人心的海妖。

他忽的那么一笑,一下子天空海洋抑或一切生气的世间万物都为他这个笑容而停驻,破碎的星尘细细地揉进他眼里,稍稍一眨就落下一地的银辉。

他说:“芥川,我要你去死,你愿意吗?”

芥川龙之介喉头颤动着,燎原之火从他心底窜出来,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愿意。

于是太宰治抿唇笑了,从那薄如蝉翼的唇里泄出两三声柔软的笑意。他微微倾身,环住芥川龙之介的颈子,在他唇畔落下轻飘飘的一吻。

芥川龙之介的血液仿佛凝结了,空气都再不能进入他的鼻息,那一点点温度在唇边隐隐发烫,滚烫撩人。

他张了张唇。他说,

“——”

梦醒了。

02

芥川龙之介跟在太宰治后面,像小孩子一样踩着太宰治的影子走,偶尔偷偷瞅他一眼,又匆匆地低下头去了。

在太宰治面前他实在太卑微了。可有什么办法呢?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为了太宰治的一眼垂青,这辈子所求的不过是太宰治一个戏谑的吻。

太宰治突然回眸看他一眼,星星点点的光缀在他黑如深渊的瞳眸里。他说,“芥川,我就要走啦。”

他一怔。而太宰治又接着说:“你想对我说什么吗?”

他想说什么吗?

他喉咙里有个名字炙热得快把他灼伤——可他说不出来。
他宁可把这名字坏死在胸腔里,也不要说出来叫那人知道。

太宰治一动不动地看他,他米色的长风衣哗啦啦地飘动着,“你再不说,我就走啦。”

芥川龙之介顿住了。

再不说,他就要走啦。

于是他缓缓启唇。他说,

“——”

太宰治化为碎片消散。

03

凌晨三点二十七分,芥川龙之介猛然惊醒。

他坐起来,眼睛却没焦距,就这样平静地看着面前黑漆漆的墙壁。

过了一会,他突然歇斯底里地痛哭。黑风衣紧紧包裹住他,他蜷缩成一团,埋在双膝间,爆发出崩溃的悲鸣。

窗外影影绰绰地映进来一片暧昧的光晕,汽车的鸣笛和人群的喧闹交杂,混入了他的泣音。

突然他的哭泣演变为剧烈的咳嗽。
嗓子很疼,像是太宰治在亲吻他的颈脖,让他要生不得要死不能。
芥川龙之介生生咳出血来,殷红的血染红了黑风衣,染红了他半边脸庞。

他现在的模样可谓可笑。可如今他却恨不得把他这副可笑模样摆给太宰治看,好求得他半分垂怜——

但那才是不可能的事。

芥川龙之介沙哑着嗓子,声音轻若喃语细不可闻。他胆怯了一辈子,待不到他醒悟一切就已经太迟。

——我爱你。



无人能闻。

00

芥川龙之介说,

“——”

_Fin.

评论(2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