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刀剑乱舞】刀解。 01


【药研藤四郎】
他是极聪明的,对上你躲闪不定的目光时就已经明白了大概。
“大将,无须为此愧疚的。不被需要的刀剑,没有生存的权利。”他温柔地微笑,想要抚摸你的头发来安慰你,却因为那年幼的人形而放弃,只是笑得越发好看,“不要哭啊,大将。我不怨你的,也不怨任何人。”
你似乎这才想起他也只是把短刀罢了,就算在战场上刀刀见血,在本丸里成为所有藤四郎的支柱,他也只是把短刀罢了。
他本无须承受这样多的。
所以——
不是啊,不是的啊,药研。
可以生存下去的……无论是你,还是任何人。
你伸出手,可那纤细孱弱的少年已经消失于本丸之中。
“请照顾好我的兄弟,大将。”

【压切长谷部】
“您也要……抛弃我了吗。”
他垂下眼帘,眼睛里的那片柔柔天光黯淡得不成样子。
悲伤吗?是啊。
愤怒吗?……也许吧。
已经被抛弃过一次了,仍旧是哀痛到要流出眼泪,但那时的悲愤如今却是淡个干净了。
还能怨什么呢?
第一次,他怨织田信长。
第二次,他怨自己。
他是有多无能啊,不管是织田还是主公,都是不需要自己的了。
于是他轻轻地抬起眼。那分明是张快要流出泪来的脸,你却偏偏从那神情中看出了份独属于压切长谷部的执拗。
他深深地鞠了一躬,“感谢您这些日子来的照顾……主公。”
你一怔,然后走上前,轻轻地拥抱住了他。
“谢谢。”

【三日月宗近】
他坐在本丸的庭廊上,白色茶盏飘出些朦胧的雾气来,映得他面容模糊。他不愧于世上最美刀剑之称,美得像个梦境。
你站在他身后,安静地看他。
“主公。”他带着笑意出声,眼里一轮金月浮起几分柔柔光彩。他侧眼看你,像往常一样咬字柔软的声调融进空气里:“先让我喝完这杯茶吧。”
你怔愣一下,“……好。”
于是他将茶盏凑到唇边,幽幽啜饮一口,定定看一眼茶面上浮起来的茶芯。他笑道:“好兆头啊,主公。”
你胸口一闷,像是有种沉重的、坚硬的东西堵在那里了。
他喝茶素来慢慢悠悠,好品出茶的那点醇香,可也没这么慢过。你不催促,只是看,一动不动。
清绿的波纹在茶盏里荡一圈,终是一点也不剩了。你看着他站起来,背对着你,那一身华贵繁复战服上灿金的弯月月锋锐利,依稀透出几分他当初肆意张扬的模样。
可如今时光岁月为他洗去周身铅华,留下的是一个通透沉静的三日月宗近。世间万物仿佛都不能让他再多有半分波动,即使是将要不复存在也不能。
他向你微笑,淡然而美丽,虚幻缥缈到像是不曾存在。
茶盏还留有余温,温热的。你走上去,轻轻拿起茶托,没有言语。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