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【中太】恶之花 01


“耶稣又对众人说:‘我是世界的光。跟从我的,就不在黑暗里走,必要得着生命的光’。”

王国的夜晚平静而安宁。小王子悄悄踏进后花园,听见有人用清丽的声调念这着句话。
他探头去看,那片玫瑰旁坐着一个男人。
借着月光,他隐约地看见了那个人的面容。

那人鸦发鸦眼,容姿艳丽。他的眼睛像是波动的贝尔加湖畔,单那么一圈涟漪就能让人意马心猿。被那幽幽月光一映 ,眼睫底下投出一片柔软的阴影来。偏周身都缠了一层白绷带,将那新雪般的肌肤都掩了下去,只露出半边脸和一截苍白腕子。

小王子捂住那砰砰直跳的心脏,脸颊通红。

“小王子…不用躲着呀。要出来吗?”他笑,柔丝丝软绵绵。那一声「小王子」生生给他喊的黏腻暧昧,像化开的蜜糖,含在舌尖,连吐息都是甜腻的。

年幼的孩子被狡黠的巫师迷惑地不知所以,晕晕乎乎地就走了出去。
太宰治放下手里磨碾的玫瑰花,手指上还有被碾碎的艳红花汁。他抬起手,轻轻压上小孩子的嘴唇,“小王子,可不能这么听陌生人的话呀。”

他眨一眨眼,那双干净纯粹的蓝眼睛焕发着某种太宰治这辈子也不可能有的光彩。“你刚刚,在念什么?”

“约翰福音。”太宰治温柔地微笑着回答他。

小王子稍微抿一抿嘴唇,被玫瑰的花汁染成殷红的颜色。然后坐下来小心翼翼地蹭到他旁边,“那是什么?”

“一种虚假的东西。”他稍稍敛下眼帘,纤长卷翘的睫羽像是翩跹的蝴蝶,清冷的月光映得他虚幻缥缈,好像一个美丽的梦境。
太宰治不信神明,不信命运,只信他自己。

他没再问了。

凝滞的空气让小王子有些不知所措,忽闪忽闪的蓝眼睛黯淡下去。

太宰治突然微微启唇,用流畅的法语念了一句话,红唇白齿很是好看。

他一愣,侧头去看太宰治。

“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*。”太宰治又念了一遍,揉揉孩子深橘色的卷发,“波德莱尔的恶之花。”

他听不大懂。但在念那句话时的太宰治,似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那双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眼,也燃起了星星点点的光。

小王子低着头,抱着膝盖蜷缩成小小的一团。他只露出双眼睛,湿漉漉地望向太宰治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太宰治轻笑,没在意孩子的一点小心机,那只缠满绷带的手为他抹去唇上的红色,却又在唇角留了道印子:“太宰治。”

小孩咯咯地笑了,白皙的小脸下颚尖尖,笑起来没半点阴霾,让周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。

他说:“我是中原中也。”

漫天的乌鸦扑着翅膀飞起来了,可偏偏生着一身的红色羽毛。它们飞呀,掉下根根红羽,铺就十里软红,好像是通往那深渊地狱。
太宰治消失不见。



*波德莱尔《恶之花》


*算是高考祝福文w?

评论(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