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已非君所念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,但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。

我以为他决定留下来,我们就能得到一个好的结局。火影的光辉,木叶的荣光之下皆是森森的白骨。我明白的太迟,付出的代价也惨重。我念了他一辈子的挚友,可我知道我最爱的人是他,从始至终。但我太害怕了,不敢透出一点半分来让别人知道。以至于到最后,只能徒留一具枯骨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